【春季期中講座】鄉愁很美,也很殘酷-窺視中國農村

IMG_1106 溫州永嘉縣上游的林村,面臨建設大壩的危機1講者:林吉洋(鍾理和文教基金會研究員)
時間:2016/05/03(二)14:30-16:30 就在明天!!
地點:新化國中(新化社大辦公室)
內容:中國的農村是什麼?我想起幾個地方,是陝北在那結凍的黃土地上跳秧歌的人,是河南一望無盡的麥田,是神農架深山內的沉默但大眼睛水汪汪發亮的牧羊人,是廣東潮汕那些公路交通跟治安都差到極點的恐怖。
農村是那個白牆黑瓦的皖南建築,秀麗的村子像是油菜花田,農村也是浙江楠溪江上游的永嘉,那個謝靈運山水畫的故鄉,卻即將面臨水壩淹沒的危機。
農村也是那個被現代化遠遠甩到遠處的舊中國,是火車站可見到處流動的人群,穿著軍大衣揹著鍋碗瓢盆拎著棉被,上大城市去打工的農民。
農村也是一種巨大的社會鴻溝,光是戶籍就是一種身分象徵與實質資產。從貧窮縣份的大山憑藉著一路苦讀,脫穎而出的叫做鳳凰男,而從小在城市生活、父母親呵護成長的女孩叫做孔雀女。愛情成為一種錙銖必較的計算,也是一種翻身的賭博。
農村也包含著一群理想主義者,或者是在北京西北五環外的梁漱溟鄉村建設中心還有小毛驢農場的朋友們,那些提倡「新農村建設」的小伙子們,他們懷抱信仰,要讓農村站穩腳步、以不卑不亢的姿態抬頭挺胸。
農村也是一大群維權上訪的農民,依稀記得那種無來由的恐懼,背著相機,手裡不停的記筆記,在一些片刻拍照,努力不讓恐懼顯露出來。
農村也是在貴州高原上的國家級貧窮縣,一群又一群長相相似的孩子,讓我根本懷疑一胎化政策在這裡不存在。
農村也是年輕熱情、洋溢活力的支教老師們,它們在偏鄉教育資源稀缺的學校以不對等的方式奉獻熱情,我雖然無法認同,但他們的身影,卻構成我印象中最美的鄉村風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